Welcome to Our Website

功成名就却放弃铁饭碗归国创业这位“任性”的顶尖科学家将如何打造中国的世界级药企?

“我当时觉得未来10年内,中国会诞生世界级的创新药公司,而我想亲手打造出其中一个。”

“我真的觉得很幸运,时代造就了我们这一群人。现在回头看看,我这一生还是赶上了很多好时候,希望最后这一步也能赶上一个对我们比较合适的时代吧。”

锐格医药CEO邱夏杨口中“比较合适的时代”,要追溯至2015年的中国药政改革。从那时起,中国医药发展进入了创新药时代。那会,远在大洋彼岸的邱夏杨,正在关心着国内这一新变化。

时间来到2018年,年过半百的邱夏杨早已在海外功成名就——医药界闻名的PCSK9项目的关键发现,推动了日后PSCK9大分子药物发展;创建了全球第一个工业界冷冻电镜实验室,并为辉瑞20多个临床分子做出关键贡献……辉煌的过往足以使他选择“急流勇退”,享受提前退休的生活,但他却做出了一个大胆决定。

一寸赤心惟报国。那一年,邱夏杨顶着一片反对声,毅然决然选择了归国创业。仅在几天后,他就降落在中国创新药的高地之一——上海,和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创立了锐格医药,致力于研究和开发肿瘤、自身免疫及代谢领域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药(first-in-class)和最佳同类药(best-in-class)。

而他的初心,正是希望用自己的毕生所学和经验,推动中国创新药迎来质变发展,治病救人。“2018年,国内呼吁真正创新的声音出现了。”他说,“我觉得时机成熟了。”

回国三年,锐格医药也发展已有三年。2021年年初,它迎来了9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领投方为礼来亚洲基金。与此同时,10个月做一个世界级的PCC、2年时间就进入IND和完成上亿分子库的建设,并有一个小分子化合物即将开展临床Ⅱ期,这样的速度和效率,也惊艳了众多业内人士。

“锐格医药自打成立之初,定位便是世界级的公司,我们从第一天起就专注于全球市场,选择了最难的靶点去深耕。”而在打造“百年老店”,做出有竞争力的创新药之外,年近六旬的邱夏杨也将不少精力放在了培养下一代世界生物医药行业领军人才上。

“锐格医药的名称来源于‘Regor’,中国星宿名为“天仕一”,这是夜空中最明亮的恒星之一。”对于邱夏杨和锐格医药而言,这颗恒星是心中的指明灯,他希望在照耀患者,拯救病人的同时,也能照亮中国创新药未来的发展道路。

一张桌子,三把椅子和一台电脑,在这样极简的一间办公室里,或许很难想象眼前这位接受采访的中年人士,会是在海外医药界享有盛誉的科学家。

邱夏杨出生于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大学教授。身处“数理化”为主流的年代,邱夏杨的父母指引他选择了更偏实际运用的化学专业。而在北大就读的第四个学年,一位外国专家的讲学则让他找到了实现“治病救人”理想的方向,踏上了制药之路。

日后,他远赴海外求学,相继获得密歇根州立大学博士和华盛顿大学博士后学位,期间也参与了强生和渤健的新药研发项目,学以致用。“那会我觉得制药可以用到我所学的知识,又跟兴趣吻合,还可以治病救人,很有意义。”

从那时起,邱夏杨就“没有考虑去做教授了,只想去工业界。”在葛兰素史克(GSK)和辉瑞,他一待便是23年。在这二十多个年头里,邱夏杨先后任执行总监和全球新靶点评审委员等职,领导多个研究部门。

在辉瑞就任全球研发中心执行总监期间,他为20多个临床分子做出了关键贡献。即便今日再看辉瑞现有的管线品种,其中仍有多个来自他在辉瑞工作期间。

此外,邱夏杨还是全球第一个工业界冷冻电镜实验室创始人。谈起创立的机缘,他笑道:“当时只是为了一个项目。”技术出身的邱夏杨,人生哲学是目标导向的。“科技创新要有策略,首先要想到的是你要解决什么问题,然后寻找相关技术去解决。”

邱夏杨口中的项目,是业界闻名的“PCSK9”项目。“当时,这个根据人类基因去定靶点的发现,吸引了无数报道。”他说,“大家都想要了解分子作用的机制,以为是一个可以做小分子药物的靶点,但大家都做不出来。”

最后,基于X光晶体学和各种生物物理技术,包括冷冻电镜,邱夏杨理解了这一分子作用机制,并建立了辉瑞的首个化学蛋白质组学和集成的分子作用机制部门。他发现的PCSK9分子作用模式也改变了整个行业的研发策略。随着他将结果发表在《Nature Structural & Molecular Biology》杂志上,整个工业界开始做大分子药物,从寻求蛋白酶抑制剂转向了研发阻断PCSK9-LDLR相互结合的抗体疗法。“事实上,那会冷冻电镜技术刚刚出现,还做不到很高的分辨率,但已经可以大概帮研发人员把结构做出来。”他说,“虽然结构化学的老师曾说做结构就要又快又好,但我的目标还是解决实际问题。”

2014年,《Science》杂志惊呼出冷冻电镜技术在分辨率上的革命性进展。而基于此前对冷冻电镜技术的了解,邱夏杨毫不犹豫地向辉瑞申请资金。令他想不到的是,这加起来可能超过800万美金的资金,辉瑞二话不说便掏了出来。由邱夏杨主导的全球工业界第一个高分辨率冷冻电镜实验室就在美国康涅狄格应运而生,早于该技术得到科学界的公认(2017年获诺贝尔化学奖),甚至比附近的耶鲁、哈佛和麻省理工还超前。

在离职前,邱夏杨所做的疫苗研发项目是一个辉瑞耗费60年都无法攻克的领域,“我用了冷冻电镜和计算机设计结构,3个月就把分子设计出来了。”如今,这个疫苗项目已经处于全球临床Ⅲ期。“这就是科技的力量。除非你在技术上有一定优势,否则不可能每次都比别人做得好。”邱夏杨感慨,“而科学发展到最后,最终还是为人类创造更大福利。”

就在邱夏杨仍在美国埋头研究的时候,2015年,远在大洋彼岸的中国,一场药政改革,正在悄然改变整个医药行业。而当中国医药的创新发展需要更多学有所成的科学家时,大批科学家抛弃海外丰厚的条件,陆续归国。

2018年,邱夏杨在生日那天向辉瑞递交了辞呈。“我的团队,包括辉瑞的高层,都十分纳闷。”他笑说,“他们都觉得辉瑞对我很好,成就也这么多了,还是铁饭碗,实在没有理由离开。”但邱夏杨还有未尽的梦想。身在他乡,他却一直在思考如何用自己毕生所学实现科技报国的崇高理想。

“2018年左右,中国创新药呼唤原始创新的声音陆续出现。我在国外继续做下去,顶多就是持续的量变,但如果回国,或许能够赶上创新道路上质变的潮流。”他说,“我当时觉得未来10年内,中国会诞生世界级的创新药公司,而我想亲手打造出其中一个。”

怀揣着革新中国创新药发展,治病救人的初心,邱夏杨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回国的飞机。短短几天内,他就在上海与其余三位在MNC担任要职的科学家创建了锐格医药。他们立下的目标是将锐格医药打造为领先的世界级医药创新集团,定位全球市场,且选择了不易攻克的靶点去深耕。

中国众多的Biotech都有一个要成长为biopharma的梦,但一切谈何容易。在运营管理锐格医药的这三年中,邱夏杨将其人生哲学贯彻到底。围绕着目标,锐格医药拟定了布局全球的创新战略,即从科学出发,基于对临床需求的深刻洞察,采取在近期目标和中长期目标同时发力的策略,全球布局肿瘤、自身免疫及代谢三大领域,打造科学驱动,患者驱动的具备差异化和富有全球竞争力的创新药。

与此同时,创始人兼具科学家和企业家气质,也被业内视为biotech成长为biopharma所不可或缺的条件。事实上,邱夏杨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斜杠”科学家——在哈佛商学院学过商业谈判,还是一个投资人;既搞得了研发也谈得了融资。

聚焦到团队层面,在锐格医药创立之初,邱夏杨就拉起了一个专业知识互补的创始团队。与此同时,“公司倡导文化包容性和不搞一言堂。”在他看来,世界上成功的公司80-90%都有一套系统运作。“我们依靠体系和管理,这样才能建百年老店。”截至目前,锐格医药已经搭建起了新药研发和商业拓展团队。

2021年年初,锐格医药迎来了9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中不乏礼来亚洲基金、正心谷资本等。而其所获融资也将用于锐格的新药分子开发、临床研究和后续产品管线开发。

如今,锐格医药依托高效率的新药开发体系和多学科融合技术AI平台,已经搭建了超过15个自主创新药项目。其中,约三分之二的项目发力肿瘤疾病,约三分之一的项目是在自身免疫和代谢领域。

而在创立初期,考虑到风险掌控,锐格医药选择的靶点皆是临床上验证过的,这意味着成药可能性更高,效果更好。“我是一个做药的人,在选择靶点,分子设计、筛选病人上如果比别人更精准更快,且成功率高,这就是我们的竞争优势。”邱夏杨说道。

而在当下创新药靶点扎堆,内卷的情势下,着眼于全球市场的邱夏杨,则有着自己的策略,可以在项目临床进展中快速决策项目去留。“很多公司沉淀得还不足够,都是边走边看,但在这个规划布局中,是有很严谨的科学策划的。”

此前,锐格医药曾有一个项目开展了半年,临床前数据非常好,直到后来发现世界领先的大药企跟它们想法一致,且聚焦相同方向。基于大公司的规模效应和同类专利发布更早,邱夏杨和管理团队在经过谨慎讨论后,最终决定终止这一前景很是乐观的项目,并且在同一赛道立马布局另一个更好的上游靶点。

在邱夏杨回国的那一年,中国大部分的创新药公司还只是在做me-too和fast follow的药物,也有不少公司选择license-in新药,打时间差,获得投资后早日上市。但在邱夏杨看来,这都并非长久之计。“那一年,没有多少人找上门跟我们合作,因为大家都想做的事情跟我的初衷不一样。”他说,“虽然没有对错之分,但我觉得要坚定追随自己所热爱和擅长的道路。”

从建立之日起,锐格医药便致力于创新。“我们通过选定疾病领域,然后再根据适应症选择靶点,从头进行分子设计。”而在那段时间里,不少熟悉邱夏杨的业内人士总会问他,“你做的都是早期研发,什么时候能上临床呀?”

“我觉得等我们披露管线进展时,这种成效将是有目共睹的。”邱夏杨笑着回应道。实际上,从已有的数据来看,锐格医药10个月就可出一个世界级的PCC,并且能在200个分子中就找到一个PCC。即便是业内顶级的药企,也会为从500个分子中找到一个PCC而感到骄傲。

回看当初的“冒险”,邱夏杨觉得自己的决定还是有一定前瞻性。当大家呼吁真正的创新,刚开始下场布局时,锐格医药已经有在研项目进入临床阶段。目前,锐格医药第一个在研项目Ⅰ期临床已经基本做完,后续第二和第三个在研项目也已接上,进入IND阶段。“我觉得我赶上这个时机了,还是比较幸运的。”

以锐格医药的GLP-1口服药项目为例。此前,在糖尿病领域,针对GLP-1这个靶点的多肽针剂药已经得到临床验证,而锐格医药的创新在于找到一个口服高生物利用度的小分子,实现一天一次口服剂量。要知道,在很多专家和医生眼里,实现一天一次口服药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如今,锐格医药团队攻克了技术壁垒,将有望实现GLP-1糖尿病领域口服药的零突破。

这些布局的背后,是锐格医药践行“以终为始”的创新理念,以临床需求和患者关爱为出发点。“我从小就希望可以帮助到病人。”邱夏杨说道。而走上新药研发这条路,让他得以圆梦。

当中国创新药蓬勃发展,飞速前进之时,年过半百的邱夏杨也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在此前的数次公开演讲中,他不止一次提到“人才培养”。过往的20余年里,邱夏杨培养了15名博士后,其领导的团队在辉瑞总部更是研发的心脏。

如今,归国之后,邱夏杨做药之外,也在投入精力培养下一代世界生物医药行业领军人才。“中国的创新药人才非常匮乏,培养周期5-10年是必须的,要达到世界水平,我们需要踏踏实实地进步。中国未来5-10年就会达到世界水平,我们希望培养出来的科学家能完成这个使命。”

而在创立锐格医药后,他看过几千份简历、面试过数百人。即便是当初带了一帮资深的科学家归国,但在邱夏杨看来,既然要做“百年老店”,人才培养的重要性便不言而喻。

在锐格医药内部,邱夏杨已经搭建起了一套人才培养体系,尽量为每个人创造空间,发挥出他们的潜能。“我在美国见过的聪明人太多了,但是真正在制药上有独立判断能力,能够做出关键决断的人并不多,没有在一流环境下工作十年,是很难有如此的智慧。”

眼下,创立三年后,锐格医药已经站在了新的发展节点。对于未来的规划,邱夏杨坦言锐格医药未来一定会上市,这跟公司的愿景有关。“我们回国就是想要打造从中国走出来的世界级药企。在这种情况下,上市是很好的融资机制,也有助于让公司以符合市场规则的形式,更为开放地与各式各样的企业合作。”

采访的最后,邱夏杨聊起了锐格医药起名的讲究。“Regor并不是一颗星星,而是一个星座,这代表着我们整个锐格的团队,团结一致,发光发亮。”他笑谈。而在这个名字的美好寓意下,邱夏杨希望在不久的将来,锐格医药的研发能够靠自己的盈利来推动,就像他曾经待了20多年的GSK和辉瑞等跨国药企一样。“这是中国当前创新药企业,大家都希望达到的一个未来目标。”

临近年底,亿欧EqualOcean将于12月份在上海五角场凯悦酒店举办2021世界创新者年会(WIM2021)。其中,12月22日的未来医疗论坛将围绕“前沿科技制胜未来医疗(Advanced Technogies in Future Helthcare)”展开讨论。

本次论坛将围绕三大未来主题:手术机器人、CAR-T细胞疗法、数字疗法展开,涵盖知名学者、创业者和LP多方角色,起底医疗产业发展逻辑、探索未来医疗产业的发展趋势及机会,紧跟“前沿科技”新方向。

并且,大会将发布《2021全球未来医疗科技创新企业TOP50》以及《2021全球未来医疗科技创新领军人物20人》两大榜单,褒奖中国以及全球医疗企业及领军人物的卓见和出色的业绩付出,并激励其在明年及未来不负众望,带来更佳表现。

包括加快构建有序的就医和诊疗新格局、深入推广三明医改经验、着力增强公共卫生服务能力、推进医药卫生高质量发展四大类共21项任务!

《任务》明确选择9个省市的14家大型高水平公立医院开展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试点,通过委省共建方式,打造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的样板、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模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