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Our Website

NBA裁判自白:我们真的尽力了

在NBA季后赛中,有很多瞬间足以改变整个系列赛的走势:比如压哨三分绝杀、进球以后推迟响哨的加罚吹罚、或是在主场观众面前的一次空中接力扣篮。或者在某些场合下,可能是裁判密集的吹罚、比赛最后时刻判定的盖帽/干扰球、或是改判某个进球,可以决定哪支球队晋级,哪支球队出局。

如今金州勇士队和波士顿凯尔特人队在总决赛中面临的是三局两胜的比赛了,裁判们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会最注意什么?当剩下的比赛变得至关重要的时候,哪些重点会被放大?

ESPN的NBA专家提姆-麦克马洪与NBA裁判培训部门的副主席蒙蒂-麦卡琴就以下问题展开对线、在季后赛中,会有哪些方面的尺度被放大吗?

没有尺度会被放大。我们十月份在季前赛是什么吹罚准则,到了六月份在分区决赛和总决赛里也是什么吹罚准则。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特征。

是否可以回放的问题解释起来有点难,因为我们一共有16条触发回放的机制,其中每一条机制都有着各自有关是否可以回放的问题。我们希望可以将其统一。比如说,遇到是否24秒违例的情况时我们是可以看回放的。遇到球员投篮前脚起跳是否已经出界的情况时我们也是可以看回放的。遇到是否8秒违例的情况时我们也是可以看回放的。

至于教练请求挑战的话,可以看回放的问题仅限于己方球队是否出界、是否形成干扰球、是否犯规等等问题。比方说,你觉得对方最好的球员犯规了,而裁判吹罚的对方球队的第七人犯规。这时候你身为教练,不能因为想着应该是对面最好的球员犯规而请求挑战。请求挑战的问题仅限于己方球队。

在挑战和回放之间是有区别的。在教练请求挑战的情况下,如果回放官员认为是进攻犯规,而我们吹罚的是防守犯规,且录像回放清晰可信服的话,那我们绝大多数情况下当然会正确地吹罚该动作。

但是我们不能重温其他比赛内容,比如看除了挡拆以外的动作,也不能看其他没有吹罚的动作,比如在底角某个球员推人了等等,无法再将这个回合重新进行正确的吹罚。我们只关注教练所挑战的那个动作。3、近几年来回放的规则进化了吗?回放某个判罚的过程是怎样的?

只要我们作出了备受瞩目的判罚以后,比赛委员会就会将这次判罚纳入回放的考虑范围之中。在引进即时回放系统后,压哨投篮都回看回放。以前在我们的规则手册中(这部分)只有一页,如今已有足足四页半了。

季后赛对于回放规则的进化有着很大的促进作用,因为这是一年当中最重要的时间了。我们在某个赛季的常规赛和季后赛中注意到,当某球员投篮时,裁判们错误地吹罚了许多其他球员的无球犯规。所以我们把这种情况也纳入回放当中,用回放来帮助我们鉴别第一次非法接触发生在什么时候。因为当我们吹罚比赛时,从看到了非法接触到吹响哨子,当中是需要时间的。而与此同时,其他球员已经投篮出手,球在空中飞了。但是第一次非法接触发生得比投篮出手要早。

所以,如果我们看到某些动作的方式开始变化到一定程度时,这个动作经常就有了决定性的变化。进攻路径犯规是很难实时作出判罚的,因此进攻路径犯规也被纳入到了回放当中。因为如果构成进攻路径犯规,将会带来两次罚球和一个球权,非常重要。

4、关于回溯扣除计分板上的得分,这个问题的官方规则是怎样的?比如说,迈阿密热火队对阵波士顿凯尔特人队的东部决赛系列赛第七场中,马克斯-斯特鲁斯投篮得分是如何被扣除的?在什么情况下会导致不可回放呢?我们都知道,有一条原则叫作不回调比分。这条规则在过去的15到20年间已被滥用。之前回调比分的方式是裁判展开双臂做一个扭腰的动作,然后便会在下一个暂停时间会看这个进球是两分球还是三分球。假如说在第三节还剩11分52秒的时候进的球,可能要等到第三节还剩5分50秒,或是6分50秒,也就是将近七分钟时间过去以后才出现首个强制暂停的时候,才能看回放。

数年前我们为了努力让比赛更快更流畅,因而花了较少的时间(看回放)。所以我们制订了规则,所有两分球还是三分球模糊不清的回合开始由回放中心,而非由现场裁判来看回放。因此,你现在已经见不到裁判展臂扭腰了,因为每个两分球还是三分球模糊不清的回合都会触发回放中心的回放机制。

如果在系列赛第七场出现这种情况的话会更受关注。但是除此以外,本赛季还有其他15次将某支球队的得分从计分板上扣除的突发事件——不幸的是,其中还是包括了迈阿密热火队。如今,可能有上百个无法判断是否出界的进球是在回放中心内部进行回放的。说回斯特鲁斯那个球,当时他的脚踩到了界外两至三英寸的地方。这个进球依然会被回放。我希望球迷们能够知道的一件很关键的事情是,如今比赛进度已经快多了。在我(执法比赛)的职业生涯间,我们要等到强制暂停的时候再亲自在球场上看回放(检查两分球还是三分球模糊不清的回合)。如今我们不用再等那么长时间等到强制暂停再看回放了,我们只需要告诉后台,然后在大概还剩8分28秒的时候便改正了比分。相较于旧的规则,省下了好几分钟的时间。

我们不能在活球的时候(对改正比分)进行宣告。一旦场上开始运球以后,没有球员希望被一则令人失望的宣告所干扰。如果球员在准备上篮,或是刚刚投丢三分球的情况下听到了这样的宣告,真的会影响比赛进行的。

第二,如果我们在活球状态下不宣告,单单把比分扣除的话,你可以想象调整比分一方的球员们会抬头看着计分板,心想我们队不是刚刚才得了三分。他们不理解为什么这三分没有加上去的话,就会在活球状态下对此陷入争执。所以我们认为,(改正比分后的)第一次死球是最为合适的机会来(对改正比分)进行宣告。

现在再回到斯特鲁斯的案例中来,在裁判们进行宣告时,已经过去了两次死球的机会。但是这两次死球的情况说实话特别快。一次是后场球出界,裁判会在球员准备好的第一时刻把球给到球员。另一次则稍有些疑问,因为是一次防守三秒违例,所以并没有(对斯特鲁斯的三分球被扣除)进行宣告。在宣告前耽误了大概30秒时间,所以在我们眼里,这30秒时间对于比赛结果并没有产生重大影响。

注:在常规赛和季后赛期间,各支球队方面每个月都会收到有关强调重点的录像。

(给各支球队方面寄录像的)原因是让各支球队方面适应吹罚。如果我们从十月,到十一月,到十二月。一月,二月都一直做得不错,那么在四月,五月,六月做同样的事情便是天经地义,因为各支球队方面已经花了大量时间适应吹罚。我们不会在季后赛里改变吹罚的尺度。

关于季后赛,我所做的一件事是提醒裁判们,我们今年对于非篮球动作的吹罚做得很不错,对吧?那就不要放松吹罚。因为我们总是能听到“啊,他们到了季后赛就不会把这种动作吹罚成犯规了”这样的评论。我想,我们在过去数年间已经证明了(这种评论是错误的)。

现在,不要把我对于坚持吹罚标准的热情理解为追求完美。我们会出现漏判的。当我们漏判时,大家很容易就会说“啊,看看,他们到了季后赛不会吹罚这种动作的”,而事实上我们是会吹罚的。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不会给大家灌输类似“啊这是个季后赛级别的犯规”的这种念头。我从来没有这么干过。

从季后赛首轮直到总决赛,决定哪些裁判可以执法季后赛比赛的过程是一致的。我们每一轮都会经历一遍这个过程。

裁判中心由我、乔伊-克劳福德、E.F.-拉什、马克-文德利希、本内特-萨尔瓦托雷、伯尼-弗赖尔组成。我们六人组成了裁判中心,是所谓的“专家”。我用这个词并没有任何自大的意思,因为我们毕生都已经奉献给了裁判事业,我们确实都这份事业表示深深的关心,都在为了解裁判判罚的细微差别而努力。我们会(给裁判们)算百分比的评分,球队方面和分析部门也会算这个评分。分析部门是独立的审查方,里面没有退役裁判,都是受过良好训练的审查者。整个赛季,他们都在为每一位裁判的吹罚及没有吹罚进行打分——每位裁判会有成千上万个这样的决断。

然后我们把这些数据放进模型中,得出36位(执法季后赛第一轮的)裁判。然后到第二轮我们会缩减至28位,第三轮缩减至20位,总决赛缩减至12位。

如果某位裁判在我们的模型中出现了8‰的偏差,我们便会作为一个团体把这个问题对外说明白。这意味着分析团队、我的团队,以及很显然NBA各支球队全都不会参与进来。但是(联盟运营总裁)拜伦-斯普鲁尔、(篮球运营部门的领导,常务副总裁)乔-杜马斯(他的工作以前由奇奇-范德维奇所担任)会负责处理。通过这个模型,裁判们会被无比详细地排在一起,这时我们将通过全面细致的讨论,得出每位裁判都有怎样的无形价值。

如果一名裁判傻站在场上,错过了无数次判罚的话,我们不可能将他的体力或是勇气视作为足以压倒前者的无形价值。然后,身为专家的我们便会知道裁判该站在什么位置,知道他们在第四节或是加时赛中是否挺身而出。后者是在季后赛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在当时)作出决定太难了,压力太大了。有些人对付压力会比其他人好那么一些,我们就得注意到这一点。如果有些裁判对付不了压力,我们就要培养他们,直到他们能够对付压力了,才有资格得到最好的机会。

这就和教练们培养年轻球员很类似,要一直培养到年轻球员能够成为球队轮换中的一员为止。7、在NBA总决赛结束后的第二天早上,最后两分钟报告会成为重磅新闻。你们讨论过将时间范围扩大吗?总体评估这些报告的话,成功之处在哪儿?

我们在做到透明这一点上已经非常成功了。我们对待那些报告的态度非常诚实。我们每天都会经过全面细致的讨论后才出报告。每天,我们会以极慢的速度详细观看所有的回放,严肃对待。

现在我们做寄给各支球队方面的全场判罚报告时,需要15名审查者花八到九个小时才能做一场比赛的判罚报告。如果某天晚上有13场比赛,其中12场比赛都要出具最后两分钟报告,还要我们把最后两分钟报告升级为第四节报告或是全场报告的话,我们不可能在(比赛后)第二天早上九点前做得完。这纯粹是个后勤问题,我们要多训练合适的人选,来做这些充满意义的报告。

我们认为最后两分钟是有其意义的。我们的规则手册上到了最后两分钟所有规则都变了,这之间是相得益彰的。我们必须要选一条界线出来,而最后两分钟便是最好的界线了。我们正在讨论有关扩大报告时间范围的问题,但是目前而言,既扩大时间范围又要及时提交报告是不可行的。原文标题:NBA Finals 2022: The rules, plays and processes referees are watching the close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